<big id="cjxta"><strike id="cjxta"></strike></big>
  • <td id="cjxta"><noscript id="cjxta"></noscript></td>

    <td id="cjxta"></td>
    <table id="cjxta"><strike id="cjxta"></strike></table>

    光伏發展痛點有望逐一解決

    光伏發展痛點有望逐一解決

    來源:國家能源報道?|?發布時間:2018-01-26

    ?

    近日,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第4253號(工交郵電類398號)提案答復的函》(以下簡稱《答復函》)?!洞饛秃丰槍θ珖ど搪撎岢龅摹瓣P于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提案”作出答復,并提出了包括解決棄光限電、補貼拖欠及如何降低行業成本等光伏發展痛點問題的措施。

    業內專家告訴記者,光伏產業作為我國戰略新興產業,對于如何解決發展中的階段性痛點問題,全球尚沒有一個國家有現成的發展管理經驗可以參考借鑒。當前,在國家政策支持下,集合社會智慧合力推動解決我國光伏發展痛點問題顯得尤為重要。

    ?

    多政策并用破解棄光限電難題

    引人關注的是,《答復函》提出,將在充分論證和取得各方共識的基礎上加快研究建立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強制考核辦法。

    近年來,雖然我國可再生能源產業發展迅速,但是可再生能源發電在全社會用電量中的占比卻并不高。以光伏為例,數據顯示,2016年,光伏全年發電量只占我國全年總發電量的1%,盡管2017年光伏產業實現了飛速發展,但是預計光伏在全年發電量中的占比依然難以突破2%。這是目前棄光限電形勢嚴峻的一個重要表現。同時,這也使當前我國能源體系距離清潔、高效、安全、可持續的發展目標仍有較大距離。在此情況下,可再生能源發展亟須提速,加快建立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強制考核辦法成為必然趨勢。?????

    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可再生能源專委會政策研究部主任彭澎告訴記者,如果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強制考核辦法出臺,那可再生能源消納將不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義務,而是將成為一個強制性的任務。毫無疑問,這是光伏及其他可再生能源發展的福音,屆時光伏在可再生能源中的份額將會得到大幅提升,有利于棄光限電問題的解決。

    據記者了解,為加快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發展,國家能源局已確定2020年各?。▍^、市)全社會用電量中非水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量比重指標,要求各省份全額收購范圍內可再生能源項目上網電量,并核定了分區域的最低保障性收購小時數、啟動了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和自愿認購交易制度。

    此外,電網外送能力不足是目前西北地區棄光嚴重的又一個重要原因。為此,《答復函》指出,將適時推動陜北電力外送通道建設,積極推進新疆、呼盟、蒙西、隴彬、青海等地電力外送通道論證,力爭實現“十三五”期間新增西電東送輸電能力1.3億千瓦,按期達到規劃目標;堅持分層分區、結構清晰、安全可控、經濟高效原則,進一步調整完善區域電網主網架,提升電壓等級電網的協調性,加強區域內省間電網互濟能力,提高電網運行效率,確保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和電力可靠供應。

    值得一提的是,為解決棄光限電問題,國家能源局已采取了多項舉措,并均已取得積極成效。數據顯示,2017年前三季度我國棄光率同比下降4個百分點。?

    ?

    補貼拖欠頑疾有望根治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累計開發可再生能源電力的補貼缺口約600億元。據相關部門保守估計,2017年僅僅是光伏發電的裝機增長就帶來了300億元以上的補貼需求。補貼拖欠問題正成為整個可再生能源發電行業的痛點。

    “目前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應收盡收的難度較大,實際征收僅85%左右,其中的缺口主要是自備電廠未足額繳納電價附加資金?!睒I內專家向記者表示,造成自備電廠征收率較低的原因,一是征收沒有強制措施,如遇企業故意不交,負責征收的財政部專員辦和電網企業基本沒辦法;二是自備電廠和配套高耗能產業是本地的納稅和就業大戶,所繳納的基金基本需要上繳國家,地方政府部門征收積極性不高。

    基于以上原因,《答復函》提出,將推動相關部門不斷加大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的征收力度,明確地方的主體責任,調動地方積極性。特別是對新疆、甘肅等自備電廠較多的省份,將會加大本地區電價附加征收力度,簡化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的征收和補貼申報、審批、撥付方式。同時,將擇機研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的相關政策。

    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員王斯成認為,如果從2018年起電價附加增加到0.03/千瓦時,那么到20203年內大約可征收2800~3000億元,即可完全解決補貼拖欠問題。

    國家能源局還表示,將適時啟動綠色??? 電力證書強制約束交易。從目前綠證交易主要為光伏、風電來看,綠證強制約束交易的啟動將會對光伏、風電的發展起到提振作用,并能解決部分企業因補貼拖欠而造成的資金困難問題。

    ?????? 2018年有可能啟動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考核和綠色電力證書強制約束交易。如果強制對象是燃煤電廠,這將會征集到足夠的資金,彌補補貼資金缺口?!蓖跛钩杀硎?,若實行綠色證書+強制配額制,按照全國電力需求每年6萬億千瓦時,燃煤火電4萬億千瓦時計算,如果執行15%綠色電力配額,則每年將有6000億千瓦時綠電,每千瓦時電的綠色證書價格為0.2元,每年可征收1200億元,若強制配額10%,每年也能征收800億元。

    另外,從目前的政策來看,光伏等可再生能源補貼正在逐年下調,再加上光伏要在2020年實現平價上網,屆時對補貼的依賴將會逐步降低。

    ?

    非技術成本存大幅下降空間

    發電成本高是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在全社會用電量中占比不高的關鍵原因,其中非技術成本高是導致光伏發電成本高的一個重要原因?;诖?,《答復函》提出,將進一步優化企業投資環境、降低可再生能源開發成本,減少土地成本及不合理收費,通過綠色金融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制止和糾正亂收費等增加企業負擔行為。

    一直以來,用地成本高是光伏發展的一大痛點。目前各個省份都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出臺了土地使用稅實施辦法,但是不同省份、不同城市等級、不同土地等級征稅標準都不盡相同,有的地區土地使用稅非常高。例如,江蘇中部地區建制鎮的土地使用稅達到2/年·平方米(合1333/年·畝)。

    其實,國家能源局在20179月發布的《關于減輕可再生能源領域涉企稅費負擔的通知 (征求意見稿)》中就釋放了“延長增值稅即征即退50%的政策”“免征征地占用稅”“制止地方政府亂收費行為”等利好消息。

    記者注意到,內蒙古在近日發布的《關于明確光伏發電企業城鎮土地使用稅政策適用問題的通知》中提出,對光伏發電企業廠區內歷史遺址、過境高壓傳輸線、泄洪渠、水壩等無法實際占用的土地,不征收土地使用稅;對光伏發電企業用地,如果土地性質屬于農用地或未利用地,且被實際用于種養殖、水土保持、植被恢復、荒漠化治理、鹽堿化治理工作的,可按條例中“直接用于農、林、牧、漁業的生產用地”免征土地使用稅。今后應該會有更多的地方出臺政策對部分光伏電站免征土地使用稅。

    另外,東方日升市場部總監莊英宏表示,光伏產品實施退稅50%的政策,可以讓企業在技術研發上加大投資,鼓勵企業重視產品研發,提高產能及產品質量,助力光伏平價上網。

    值得關注的是,近兩年來,為降低光伏企業融資成本,全國各地已有多家銀行推出了“光伏貸”業務,并取得積極成效。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今后光伏非技術成本存在大幅下降空間。

    ?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UwMDU2MQ==&mid=2649613728&idx=1&sn=50ba8ac4e82860c8079ab63989c98b8a&chksm=87def01eb0a97908a3dd74cffd62b1b68ed1a235dfdc526ab6474130e592f6265cde433162b4&mpshare=1&scene=1&srcid=0125ZSNgL89EdFa5O0TBKzSd#rd

    點擊數:1408   發布時間:2018-04-12 19:26:55   更新時間:2018-04-12 19:26:55